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咸阳潘飞玉的博客

栖居在毕原下的毕公高的后裔,诗歌里的游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潘飞玉,网名西周游子,1972年生,陕西华县人。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。 创作以散文诗歌为主,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。陆续在《阅读与写作》《诗中国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新星诗刊》《陕西文学界》《新大陆》《现代人事》《湘北文艺》《齐鲁诗歌》《太阳诗报》《咸阳日报》《新叶》等报刊,网络刊物《中国作协会刊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岸风》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发表作品100余篇首。获第二届“汶水杯”全国散文大赛三等奖、全国“国庆爱国”微型诗大赛三等奖。作品入选《青春诗历》等多种选集。

【原创散文】鸟  

2014-10-22 19:30:28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晨,被栖于窗台外的喜鹊叫醒,不自觉想起了鸟。

喜欢步行上班。路边多树,鸟自然是不少的,许多都叫不上名字,叽叽喳喳的,给我每天的步行添了不少乐趣。间或在鸟鸣当中,学叫几声,那可不得了,许多鸟不约而同的和鸣起来,高低婉转起伏,一路伴我前行,好像阳光一样撒落一地,很诗意的。

自小在农村长大,鸟就像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一年四季,田野里不同种类的鸟儿此起彼伏的啼叫,布谷、现黄现割、麻雀,还有冬天的乌鸦,给孩提生活增添了盎然生机。每年春天,燕子都在屋梁上做窝,燕子父母喂养小燕子飞来飞去,和着小燕子的叫声,燕剪里充满了暖人的温馨。在麦子快成熟的时候,大家都要隔着不远处树上稻草人,我们看着一群群的麻雀,黑压压的一片,飞起又落下。有时也落在电线上,挤在一起,让电线臃肿了一圈。最爱看的是秋季的南归雁,人字形的队形,把我们的目光一直拉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有时候还会看见鹰,在高高的地方静静的盘旋,俯冲,那高远的姿势,把童年深深地嵌进了故乡的天空。

猫头鹰是小时候很害怕的鸟。农村人都说它的叫声,是会发生不祥的事情的,常常会惶惶好几天。刚参加工作,我还不到二十岁。单位也在乡村,宿舍后有两排高大的白杨,和不少的核桃树。那年冬天,窗外的树上一只猫头鹰栖息了差不多好几个月,白天和我对望,晚上也能偶然看到影子。其实我知道它一直在那儿,却经常不叫。心中还是很怕,但是不管想什么办法,就是赶不走它。开春后,却不见了。这也算是记忆中一件与鸟有关重要的事。

后来一直在城市。不知从何时起,轰鸣的建设如火如荼,城市的面貌日新月异。但是,鸟却很少见到了,包括麻雀。白天节奏很忙,不在意是不是能听见鸟叫。到了晚上,当建筑的喧嚣声、尖锐的车声、话语声沉寂下来,却没有了鸟叫声,觉得一座城都缺乏了一丝灵动的生机,很孤独很寂寞,我的心里堵得慌。有时也格外的怀念起童年时有鸟陪伴的日子。

这种情况在许多的地方肯定都有。我们在人与自然和平共处的建议声中,关注了我们生活环境,也改善到了鸟。这座城市在渭河边,围建了一座人工湖,逐步改善了小环境,鸟也多了起来。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,也出现在了北方这座城市。水鸟在水面翩翩起舞,除了鸥鹭,甚至还有了白鹤。每次步行或乘车过桥,看到的情景都令人神往,行人们也指指点点。这可是人们心目中可以看见的幸福指数呀。而不远处的古渡口,是杜甫、王维曾经流连过的,想他们若能见此状,亦会称许的。

其实关心鸟儿,不只是我。那天,也常常步行的单位老领导随口问我,后面的灰喜鹊垒窝了没有。我当时没觉得什么,说垒了窝。事后想起,觉得这件事情,和喜鹊一样,给了我一种别样的暖意。我们都关心我们的生存环境,我们也关心和我们一起生活的鸟儿。报纸上也看到许多爱护鸟的新闻,不少事迹让人感动。许多地方绝迹多年的鸟也开始出现,想想那些鸟飞旋在夕阳里,一定非常的美。我也突发奇想,说不定有那么一天,我们可以看见凤凰,百鸟之王,在我们的视野中出现。那才会是传奇呢。

太阳升起。我在喜鹊的叫声中,微笑着下楼,去走向又一个崭新的清晨,和新的一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6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