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咸阳潘飞玉的博客

栖居在毕原下的毕公高的后裔,诗歌里的游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潘飞玉,网名西周游子,1972年生,陕西华县人。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。 创作以散文诗歌为主,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。陆续在《阅读与写作》《诗中国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新星诗刊》《陕西文学界》《新大陆》《现代人事》《湘北文艺》《齐鲁诗歌》《太阳诗报》《咸阳日报》《新叶》等报刊,网络刊物《中国作协会刊》《现代作家文学》《岸风》《中国散文家协会》发表作品100余篇首。获第二届“汶水杯”全国散文大赛三等奖、全国“国庆爱国”微型诗大赛三等奖。作品入选《青春诗历》等多种选集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评论】《大丈夫》对《伤逝》话题的创新  

2014-06-30 14:02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电视连续剧《大丈夫》已看过一段时间了。总想写一点文字,觉得不吐不快。

两个条件颇不相当的男女,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,仿佛注定就是一场流感,轰轰烈烈而又无限伤感。正如鲁迅笔下的《伤逝》,以无比憧憬的激动展开了爱情和婚姻的画卷,以无限伤感的悔恨滞留在他们心中和字里行间。爱情是玻璃制的艺术品,需要更高的代价进行保存和呵护。我们质问这种花好月圆,就如我们感伤牛郎和织女,永远的遗憾,就如我们怀疑《西厢记》的本来故事,原本的命运。中国的文学其实就是一部爱情悲剧,我们心中的爱情其实很难圆满,原本夹杂了许多其他的东西。

《伤逝》里的涓生是勤奋的,优秀的,同样也是脆弱的。子君是骄傲的,热烈的,同样也是盲目的。他们以爱情冲破束缚的胜利开始,以不可抗拒的巨大的社会压力、脆弱的社会承受力、幻想而缺乏社会基础的生活开展的心路历程,以破裂、死亡、悔恨告终。在我学习这篇文章时,老师的的一段分析——当然这更是那个时代的通行看法,爱情的革命必须伴随社会革命,否则就注定是一场悲剧。

而《大丈夫》则延续了《伤逝》的话题。相差约20岁的大学教授欧阳剑与时尚刊物副主编的顾晓珺,一个是离异且有20岁的女儿,一个大龄未婚,更重要是师生关系。这些阻力,都是现在大家看来很难冲破。然而,这两个不可能的人硬生生的走到了一起,而且还取得了社会的承认,生活的还较幸福。这是对《伤逝》话题的突破。正是这个主题,值得我们重新认识。

女婿和丈人年纪相仿,女未婚,成家就是后妈,男女是师生,社会非议。一句话,反对声鼎沸。但众人眼中不看好的婚姻,如何就成了稳定的关系,和谐的奏鸣曲呢?

我觉得有这样几点不可忽视。

男女生活地位的独立,离了谁谁都能活。这就和子君不同了,子君虽出身名门,但一直未深入到艰辛打拼的生活中去,爱情只耽于幻想,一步走出去,就无法适应为稻粱谋的现实压迫了神圣的爱情,而涓生则生活清寒,无力支撑两人的爱情小屋。欧阳剑和顾晓珺两人均有正当的职业,丰厚的收入,这才奠定了爱情的现实基础。设想如果顾晓珺是个全职家庭妇女,成婚后要向欧阳剑伸手要钱生活,不说时间久了欧阳剑会产生审美疲劳,但是欧阳淼淼就会不干的,前妻归来就会成为婚姻的大杀器。

欧阳剑的生活阅历丰富,更是婚姻坚固的基石。他能想方设法,处理好与顾家各个成员之间的关系,甚至连顾晓岩想要与任大伟离婚,都能巧舌如簧,把任大伟骗得一愣一愣的,对其相信的一塌糊涂,把生活的智慧和艺术发挥的淋漓尽致。这种游刃有余的处世哲学,甚至让我想起了《红楼梦》中的薛宝钗,而涓生则象神了林黛玉,两者的社会之路,左右逢源与四处碰壁,宽窄自现。

顾晓珺的年龄稍大一些,也是爱情成功的基础。子君不经世事,年少单纯,对爱情的追求,只凭意气用事,说穿了她并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,生活愿景没有设计,只是一门心思的想和涓生在一起。而顾晓珺已年近三十,颇经情场磨砺,对待爱情已经相当理性,和欧阳剑可以形成互补互荣,除却年龄和婚姻子女的考虑外,这种婚姻本身亦带有理智,成功的几率大大增加。

两人真心一起生活的决心坚强了婚姻。伴随着婚姻,家庭的重新组成,欧阳剑和顾晓珺一开始,也是与涓生和子君一样,抱有原来的思维惯势,以自我为中心,因此也是纠纷不断。说白了,心没有拧成一股绳,劲没有向一处使。涓生和子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思想的代沟逐渐拉大,婚姻的链条得不到保养终致断裂。但是两人遂即调整了心态,均开始从对方的角度出发,欧阳剑参谋处理顾家事务,顾晓珺开始照顾淼淼,这种由爱情至亲情的转变,才抵挡住了不经意而来的破坏力,才坚固了婚姻的大厦。

社会的民主不再成为阻挡不可能婚姻的最大阻力。在封建时代,一切不符合封建家长意志的婚姻会受到百般阻挠,如张生与莺莺,如董永与七仙女,甚至斧劈华山的传说。涓生与子君的年代正是封建没有完全破除的时代,他们的莽撞婚姻只能是悲剧的结局。而《大丈夫》的时代是崭新的时代,婚姻只是个人行为,社会较少干预,婚姻自己做主,父母只能服输。这才成就了这对婚姻。当然,正是社会发展的太快,无理性的东西也太多,这才使《大丈夫》在社会上造成热议。

从《伤逝》到《大丈夫》,社会在改变,人性在改变,生活在改变,唯一没有改变的,是我们对幸福爱情的追求,对幸福生活的期待。让我们怀念涓生与子君的追求,让我们祝福欧阳剑和顾晓珺美满。因为我们热爱的美好的事物,无论悲剧喜剧,都是世上最迷人的艺术品。因为我们在欣赏艺术的同时,也在欣赏着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美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